<form id="rrxxn"><form id="rrxxn"><th id="rrxxn"></th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rrxxn"></form>

        從日韓燈籠談起------中日韓民風斷想(筆者心聲)

        ?        多年前去日本,甚是喜愛日本的燈籠。各式各樣的。方形居多,也有園的但多橢圓長形。大的小的,高的矮的,落地的懸掛著的??梢姵鲈O計者們的獨具匠心。大多全是白色的紙上墨寫的各種書法風體的漢字。有書卷氣,又有很濃的日式風情?;蚴呛诩埌鬃?,像篆刻。燈籠在日本可說隨處可見,住家,飯店,大小快餐廳都有用燈籠做裝飾,雖然多黑白兩色,方直硬線條。但設計的樣式擺置的位置卻都不一樣。各有特色,只在京都的影城一條街,見路邊和頂上掛滿了小型的紅燈籠。長圓形的。有喜慶的氣份,卻仍有墨字。那時就想燈籠本不是中國獨有的么?而現在卻成了日本民間藝術特色之代表了。

          韓國的燈籠不如日本似的隨處可見。漢城有條民俗藝術的大街很漂亮,燈火美麗而輝煌,在這里也見到許多各種式樣的燈籠。只是以黃色的紙居多。各種各樣的黃,淡黃中黃桔黃---也寫墨色漢字。但線條要柔和,都各種不同形狀的園型。色調也暖洋洋的。更多的做飯店門前的裝飾。僅一家精致的小飯店,就錯落有致的掛著多個不同形式的燈籠。顯得溫暖而極有東方色彩。主街上分叉出來的狹長有彎轉的小街道。有了時出時進高低錯落的燈籠加上木質的建筑。有濃郁的韓國式風情和美感。令人禁不住要走進那里去,只為享受這樣溫暖的韓國情調。

          中國的燈籠不用形容,燈籠發明于此。但恐自發明之日起至今。偌大國家,偌多人口,偌久的歷史,居然仍是一種“大紅燈籠高高掛”,令所有的眾多萬代子孫引以為榮。從未改變。而且燈籠上沒有墨字。偶有大大的喜字,也稱不上書法。 
        從日本歸來后,曾也自慰說中國不是有花燈節么?雖說只在節日里有,但也是有的啊。于是每到燈節就會很急的四處找花燈,找不到的時候會很惋惜。哎—我們的花燈哪里去了?又想日本的節日是很隆重的。日本有很多的節日,那時會有更多種類的燈籠,還有更多的民俗。包括放河燈悼念死者。日本人很重視自己的節日,或許正是由于這些具濃濃風情的節日,使得民族精神和傳統被更強化地同時延續下來。

          我很喜愛民間藝術的。每到一處都會盡量的搜集民風,并將最具特色的民間藝術品帶回來。在日本,所有的民間藝術都制作精美之極。強烈的民族色彩加之不段的更新意識,使得件件作品令人贊嘆。然陶器,瓷器??楀\,茶道,宿根求源,全部來自中國,繪畫書法更不用說。屬于他們自己的恐只有生魚片和便當,因為他們的祖先是漁民,生吃魚。然后下海要帶飯。而今日,他們的陶瓷器皿,裝飾物。景泰藍。絲綢錦緞,精美多樣。強列的民族風格又具時代感的設計令我贊不絕口,愛不釋手。

          漢城的民俗街是工藝品集中之地。各種各樣的大小藝術品出乎意料的令我驚訝。韓國的文化也源于中國。各種藝術與民俗工藝介乎于日本與中國之間??擅黠@見出他受到中國和日本二方面文化的影響。吸收借鑒,自成一家。卻沒有不輪不累之感。但是要說到燈籠。那絕對的是吸收日本所長又加以變化了的。 韓國人居然能在日中之間找到并建立起自己獨特的位置,真是不易!

          多年前從日本歸來,看到那些令國人引為自豪的工藝品,不但因襲傳統,捧著祖宗留下的飯碗亦步亦趨,而且退化萎縮,實僅照葫蘆畫瓢,更粗織爛造。從不想作為子孫后代的自己該做點什么了? 還自以為是的妄自尊大,真是盲目可笑,阿Q一般的。 
        這次從韓國回來卻不一樣。一是我已沒有了過燈節的奢望。麻木成自然,二是時隔多年北京商店的變化很大了。王府井的新東安,地下層就有一條道稱民俗街。有各式中國特色也翻了新的服裝,只是制得粗造。也為賺老外的錢。但工藝品卻不見有長進。倒是多了來自日韓的舶來品,然而燈籠,更是一個也未見的。

          其實僅從燈籠的設計就可匱見一個民族的性格,日本的燈籠方形居多。理性的直線條。色調也冷黑白大反差。雖然很書卷氣,也雅。但從中更可見出日本人的節制嚴謹,有力度在其中。從燈籠擴展大日本的社會也是如此。日本的社會“二極分化”,一是高速發達的東京。整個一部瘋狂飛轉的現代化大機器。全部鋼筋水泥立體交叉結構。見不到一棵草。人人都是這部大機器上的小小螺絲釘。龐大的地鐵站,可見所有的人一路小跑趕上班。全部工作狂。同時尊紀又守法。中國留學生有在那累死的。也有紅燈區,明目張膽的暴力團大標語,街上拉皮條的,電話亭貼著各色妓女的照片和聯系電話。那是一黑色的城市。燈籠只在商店和飯館。一色方形。 
        而京都卻大不一樣,寺廟居多。樸素清靜。超然世外,大型的寺廟。與中國不同。以黑色為主,白色其間。燈籠掛在廟中。更多橢圓,肅穆的黑白二色。有的極巨大。除了大型的寺廟。街道上也有許多的似家似廟的小型居所庭院。有鶴的雕塑,有竹,有小的燈籠大多白色墨字。庭園小巧精致,設計各不相同。卻都有佛道家清靜無為的境界。是居士修行及生活之處。京都是白色的。超世的冷與靜到了極致。

          韓國卻是另一東方世界。韓國的燈籠長圓形居多。色暖而顯溫和安詳。過去總聽人說,韓國最大的特點是干凈。不想到了那才知這種干凈首先是空氣然后是心理。倒覺得較日本更加的喜歡些了。 
        在韓國,你見不到飛奔的上班族,見不到顯赫的富宅和貧居,建筑幾乎統一格式。只有點色彩的變化,白色的高大火柴盒形的樓,偶加添粉綠,粉紅,粉蘭,粉紫的涂色,溫和的暖色調。樓前一式都是花園,秋色正濃,“小區”里景色也美。金紅色的。停車場全是韓國自產的車。在那多少天也難見到一輛奔馳寶馬。然而韓國的車甚好(象它的煙酒化妝品)。你難以見到明顯的貧富差別。大家的生活都差不多。那才叫“社會主義是的小康社會”(不過沒有個性的建筑藝術也令我受不了)。韓國人沒有日本人式的強烈的競爭擴張欲,生活的自足而祥和。對人的熱情和友善中不虛偽。日本人生活禮節無盡,待客鞠躬90度。躬鞠會至你走到街的拐角。但90度下藏著鄙視的目光。(對付日本人我有一絕招,就是對他們哇啦哇啦講英文。不管說的語法對不對,盡管講來,反正他們也不懂,你立時會見到日本人的目光從自大變得自卑。有本書叫丑陋的日本人。呵呵~)韓國人沒有那些禮節,唯有的就是無論你在哪買東西或是吃飯,都會得到禮品或紀念品。大小多少不一。街頭小店的女老板多東北人似的豪爽熱情,只是除了OK一句英文不會講。但你絕對不會產生立情緒。因為他們的禮貌和友善是自然的。不過于的自大也不過于的謙卑。

          日本的社會人人在機器之中。又被嚴格的法律控制。你會覺得他們不敢犯法。而在韓國,會覺得他們不想犯法。守法是也自然而然的。在日本如果你闖了紅燈或扔了個煙頭。馬上會覺得投來的目光如芒刺背。但在韓國不會感到有這樣的目光。在韓國生活長了。你自然融入其中,會不再想違反規則。韓國的社會有一種中和性,也有一點封閉和內省。它保護民族工業,民族藝術包括電影。甚至抵制舶來品。而正是由于這樣的治國政策,使得他們的民族工業振興崛起,在自足中發展起來。

          話似說遠了。日本社會與韓國社會的不同。日本的人性與韓國的人性的不同,所以燈籠的形狀色彩與風格也有不同。藝術如人性。特別是民間藝術更可見民族性情。韓國的燈籠,其形狀和色彩反映了韓國人溫和,熱情又較為松弛自在自足的性情。日本燈籠的形狀色彩,反映出日本人理智節制對自我意識的極度強調。所以日式的燈籠是理性的而韓國的燈籠是感性的,但都萬變不離其宗。那么中國的燈籠呢?一成不變的扁圓形大紅燈籠如何解釋?何況今日之中國,也少有人注重燈籠的美感意義了。

          回國下飛機。第一感受就是。哇!我終于回到了最“自由”的國度!馬路上你可以隨便橫豎穿行,什么紅燈綠燈?可以隨變在公車上抽煙。任何場所棄廢物?!白杂伞闭婧?!無拘又無束。有人說這叫什么自由? 在中國管人的法該有的沒有。不該有的倒有。 
        文化傳統最悠久的是中國人。今天最失了傳統的也是中國人。改革開放叫得最響的是中國人。最故步自封的也是中國人。中國人始終強調民族精神。而民族精神到底是什么誰也說不清,永遠的爭論不休。 
        看不清自己的優與劣,辨不清別人的優與劣,盲目地堅持自己盲目地排斥別人。盲目地拿來主義又盲目地擯棄自己,如此種種謬誤變化。帶來了中國社會和思想的一片混亂.

          歸根結蒂,燈籠做什么用的? 照亮自己也展示自己。

        轉載請注明文章出處:http://www.gemarsehati.com 五星燈籠

        產品列表

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• 聯系人:馮改法
        • 聯系電話:13931184433
        • 聯系傳真:0311-88097995
        • 聯系QQ:1392821466
        • 公司地址:河北省石家莊市藁城區屯頭西昌街13號
        广东十一选五